首页 新闻资讯 被迫相亲到向父母出柜,最终与老章在一起养了两只猫和一条狗 | 生命故事

被迫相亲到向父母出柜,最终与老章在一起养了两只猫和一条狗 | 生命故事

2024-06-27
64


意识觉醒的东仔

我来自江苏无锡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文化程度不高,但对我的重视培养要求甚高。在我的童年记忆里,父亲是一个脾气火爆且大男子主义的传统男人,而母亲则是既温柔但有时也很固执的一位女子,他们虽经常为了生活琐事争吵,但是我们一家三口也还算融洽。
高中时我就觉得自己跟同龄人有些不一样,在大家开始悄悄讨论各自心仪女同学的趣闻时,我却对班上帅气的男生格外留心。在同学的怂恿下,我曾主动邀请隔壁班级的女孩子约会,鼓起勇气碰到了她的手后,我却落荒而逃。好在高考的压力很快将这件事情覆盖过去了,接着我也迎来了我的大学生涯。



自由的状态和友善的舍友们让我热爱大学的生活,身边的同学逐渐开启了校园恋情,而我也开始思考自己的感情。在一次上网时,我无意间看到了耽美的百度贴吧,点开链接后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内心挣扎着,并告诉自己这些都是网络文化的糟粕,却又在熄灯后,一次次偷偷地打开那些网页沉醉其中。我每天在贴吧阅读他人的故事,试图找到自己的影子,以缓解内心的悸动。在文字中我似乎确诊了自己的“疾病”,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了我的性取向。



我的感情经历

随着自我认知的清晰,我的内心逐渐充斥了不安和惶恐。我开始在贴吧上向大家寻求安慰,在那里与许多“同病相怜”的网友聊天。和大家交流让我逐渐明白了我只是在性取向上与众不同,世界上也有很多人跟我有同样的困扰。在鼓起勇气后,我下载了社交软件——小蓝。也开始与其他同志们接触。并在大学期间认识了与我相恋一年多的初恋男友,拥有了很美好的回忆。
本以为自己能大方地面对自己的性取向,但在踏进社会工作后,我的世界又发生了变化。校园招聘让我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宁波,身边的同事陆续恋爱、结婚,开花结果。仿佛一夜之间,大家都开始关心起我这个单身汉的感情生活。父母安排的相亲我还能用自由恋爱的论调严词拒绝,但公司领导也开始给我这个毛头小子介绍起对象。初入职场的我不敢违逆上级,只好硬着头皮与女孩子见面,幸好草草收场的相亲拯救了我的困境。性取向仿佛是我的隐疾一样,成为了我最大的秘密。我苦恼着以后如何是好,既不想浪费别人时间,更不想连累无辜的人。
最后,我鼓起勇气逃离生活了两年的宁波,更换了工作单位,重振旗鼓来到了魔都——上海。这次,我对同事们宣称我有一个在家乡的女友,甚至请知道情况的闺蜜帮忙拍个合照作以证明。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在不伤害他人的方式解决我面对情感方面的问题,但没想到一个谎言引来的只有无数个谎言。我已尽量回避与别人有关于婚恋的讨论,但偶尔被他们问到女友情况时,我还是不得不胡诌搪塞。回应的是最近我们很甜蜜、最近我们有些小矛盾等。无数次的谎言让我越来越不安,心底的自责也让我觉得自己越发渺小。



遇到现在的伴侣

就在那充满谎言的生活中,我通过社交软件认识了我现在的伴侣——老章。老章年龄比我大四岁,上海本地人,目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软件上的老章沉默寡言,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软件上聊了一个月后,才相约见面。他给我的第一印象真的特别好,虽然他不善言辞,但真诚和善。即使是因为我臭美,出门前磨磨蹭蹭迟到了快半个小时,他也毫无愠色。我们在下着小雨的街头漫步闲聊,在充满江南韵味的本帮菜馆吃饭。吃饭时老章紧张得一直在拨弄他餐盘上的装饰物,那朵可怜的萝卜雕花被他折磨得面目全非,我却看着他笑得很开心。
后来经历了几次笨拙且甜蜜的约会,我们就确定了伴侣关系。我们从蕾哈娜这个懒婆娘什么时候能出新歌,聊到小学时候家门口哪个早饭店最好吃。他也逐渐从紧张话少的老实人人设变成了废话连篇的爱笑仔。老章认真地告诉我,他曾跟女孩子约会过,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来电,他真的以为自己会一直单身,直到孤独终老。前段时间,他也是无意间看到了小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下载了。小蓝上灰暗低调的头像也让他鲜有人问津,没想到遇到我还聊得来。老章说那天与我见面,是他第一次约见男生。他足足早到了一个小时,坐立不安中无数次想转身逃离却又犹豫不决。当见到了我之后,他觉得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们的出柜过程

确认伴侣关系后,我们开始频繁地见面,老章压抑了三十年的情感得到了宣泄,但其他问题也随之而来。他向父母报备晚上溜出来见我的理由越发词穷。我发现,本该开心的约会老章却总提不起精神。老章说,偷偷约会的刺激感很快被罪恶感所取代,频繁地向父母说谎让他寝食难安。老章甚至出现了严重的失眠,白天的工作也提不起精神,情况日渐严重的老章不得不去医院开安眠药。这是从大学开始就离开父母生活的我所无法理解的,看着日渐憔悴的老章,我不知道我能为他做点什么,只能尽量宽慰。
有一天,老章忽然跟我说,他实在憋不住向父母出柜了。虽说日复一日的地下情确实不是长久之计,但这完全是我始料未及的。说实话在此之前我是从来没考虑过同性恋能出柜的。我惊恐地问老章他父母的反应,老章却平静地说父母看出了他身体的情况,很是担心。他坦诚相待后父母只交代他要谨慎交友,仅此而已。我们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同居,还养了第一只猫。半年后的春节,老章的父母与我们相约吃饭。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与二老见面,老章的父母开明得让我感动。他们慈祥随和,毫无刁难之意,只嘱咐我们要好好生活。
老章的失眠问题迎刃而解,心情肉眼可见的美丽起来,而我却要开始面对我自己的课题。同居生活让我不得不给老章捏造了一个同学合租的身份,虽说与老章的情况不同,我与父母不在一个城市生活,老章也从未对我提出柜的要求,但看到老章能和他的父母融洽地相处,总让我很羡慕,也很惭愧。我心底总有对老章的歉意,觉得自己在用谎言经营的人生也是对我的伴侣的一种侮辱。
经过无数次的心理斗争,我决定向父母出柜,准备直接把老章带给他们看。我预想过他们的反应,可能是激烈抓马的、可能是痛哭流涕的、甚至可能是拳脚相加的,但是无论那种我都希望自己能坦荡面对。我们开始计划如何出柜才能减轻对他们的冲击。
在我的提议下,我和父母趁国庆假期自驾到海岛旅游,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在返程的途中,我让父母来上海一趟,顺便见见我的对象。父母喜出望外,欣然接受驱车前往,但没想到接见他们的是我的“合租室友”。看到紧张局促的老章和桌上准备好的见面礼,父母一下子明白了。还没等我们开口念准备好的演讲稿,父亲就愤怒地拽着母亲扬长而去,当我追出去时看到父亲涨红的脸和绝情的眼神。我们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含着泪把想说的话录下视频发送给他们,得到的回复却是我爸要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和父母之间的联系非常少,我只能通过母亲得到父亲的些许消息。母亲说父亲一直在家唉声叹气,每天跟香烟为伴,跟母亲之间说话都很少,偶尔开口也闭而不谈我的事情,仿佛没有了我这个儿子。我知道父亲的脾气,预想过我们不欢而散的结局,可真的发生后,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心里充满了内疚和委屈。母亲对我们的事倒没有很激烈的反应,她跟我打听了老章的情况后,也只嘱咐我们自己好自为之。母亲的态度成了我与父亲间的救命稻草,我只能不停拜托她从中调解。
我不知道是母亲坚持不懈地说和,还是父亲自己慢慢想通了。突然有一天,父亲竟然答应要与老章见面。我们精心地安排了那次饭局,从选择饭店到点什菜肴,无不尽力按照父母的喜好来。饭桌上父母与老章说话也不多,老章还紧张得打翻了饮料,父亲看着他连连皱眉,眼神中也充满了嫌弃,不过最后总算有惊无险地通过了检验。之后父母来上海探望我,也会顺便跟老章见个面,偶尔还会下厨露两手给老章做个拿手菜。嘴笨的老章连夸我爸手艺好的奉承话都不会说,不过这就是他本来的样子吧,做他自己就挺好。



一起仰望未来

不知不觉我和老章在一起已经第四个年头了,老章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凉茶甜品店,我偶尔也会去店里帮忙。后来我们迎来了第二只猫咪和狗狗,日子过得平淡且幸福。每次回首过去,我俩总觉得仿佛置身于言情小说一般,过关斩将都极其不易。还会经常会开玩笑感叹,人民广场的雨夜初遇改变了我们的一生。
未来会怎样?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肯定还会遇到新的困难和风波吧!但是我们都觉得应该珍惜眼前人,脚踏实地才能拥有美丽的星空,愿大家都快乐地做自己。



小编:父亲再次与老章见面,最终通过了检验,是怎样的检验

东仔:嗯,是这样子的,其实在之前我搬家,他们就见过老章了,当时就是以为老章是和我合租的同学。国庆的时候,父母到上海来,就知道了我和老章是伴侣关系。我们在谈这个事情的时候,父母一开始是很抗拒,不认可的,他们希望我跟老章断绝伴侣关系。

但是后来在我反复地跟他们沟通啊,谈啊,中间又隔了三到四个月的时间,父母渐渐也冷静了下来,慢慢地他们就想通。再到就是过年的时候,父母跟老张吃了顿饭,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了解,父母也就算认可了我和老章的关系。我的父母跟老章的父母一样,也是希望我和老章一起好好生活。


作者  东仔    |    内容编辑  SAM L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