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活动回顾】辛晨熙:我是一名00后入殓师 | 出色青年线上分享

【活动回顾】辛晨熙:我是一名00后入殓师 | 出色青年线上分享

2022-08-16
8706

引  言

TRUESELF

3月起,出色伙伴每周在线上组织两场以上分享——“点亮故事会”系列活动,许多伙伴在故事中看见自己、看见希望。


而在7月,“出色好青年”新项目开启,嘉宾们大都正值美好年华,为大家带来多彩的人生经历,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本期嘉宾是22岁的东北少年——晨熙,他只身一人去长沙上大学,学习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没想到大学室友有一半都是男同性恋。7月15日他为大家分享了学殡葬专业给他带来的生命感悟,宿舍里的趣事和遇到出色伙伴后他的改变,现将内容整理成文字展出。


如果你也想成为“出色好青年”分享你的人生故事,欢迎在后台留言联系编辑部。


本文共8164字
预计20分钟阅读
编辑&排版:努努&力力

大家好,我叫晨熙,是东北人,22周岁,现在单身。目前的身份是长沙的志愿者,但我现在离开长沙了,之后定在哪个城市还不太清楚。


图片

图片
自我认同与出柜之路


我在实现自我认同之前先和别人发生了关系,我第一个所谓的性伴侣,是我邻居家的一个哥哥。那年我13、14岁,他是个直男,我猜他当时就是生理需求上头了。


而我在2015年就发现了自己是gay,那年我(五四制)读初三,上着课就突然想:我是不是gay,我是不是喜欢男孩子。后来发现确实就是这样,我的自我接纳的时间特别短,只用了大概三个月,这是我比较自豪的一点。


我一路凯旋高歌,从发现自己是gay就开始接纳自己,然后就跟初高中同学老师出柜,后来跟大学同学老师出柜,到2020年的时候跟父母出柜。


跟父母出柜比较波折,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持续了大约两三年。


2019年,我姑姑家的一个表姐结婚,那时我穿一件蝙蝠衫,我姐夫的一个发小他就看出来了。我们吃饭的时候,他就问我:“哎,那个,老弟你是不是喜欢男的?”,我当时想,既然都被看出来了,那就承认吧,就无所谓了。


后来,我大姑和小姑也都知道了,但她们不提这个事儿。直到2020年疫情,那时我在家上了半年网课。有一天我去大姑家,我家是个佛教的家庭,两位姑姑都信佛,她们很相信那种传统文化,认为人这一辈子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果的。


当时我大姑和我小姑视频,我小姑就跟我聊这事儿,她说:“大侄儿,你这个样子呀,是因为你家庭的原因吧。”,正好我大姑在旁边,我小姑跟我大姑说:“大姐呀,你知道吗?大侄儿他是个同性恋,他喜欢男的。”。我大姑就说:“这个事儿比较大,我自己做不了主啊,这我得跟你爸妈说呀。”,后来就跟我爸妈说了,我就这样出柜了。


我知道并不是所有人的出柜都能顺利,我是比较顺利的,因为我从小就跟我父母处于平等的状态,我们能坐下来一起谈话,一起聊天,他们能听进去我说的话,所以我的出柜不是特别困难。


那时我妈在天津,我在黑龙江,我就跟我妈卖惨说:“妈呀,你得接受我呀,你要是不接受我啊,我最亲近的人都不接受我,我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


就这样给我妈吓得都不行了,连夜买火车从天津回黑龙江,结果因为比较着急,买不着高铁票,买不着卧铺票,就坐了18个小时的硬座回到家。


说实话我还蛮愧疚,觉得蛮心疼我妈。到了之后,我妈说:“儿子咱俩都给对方一段时间,你这个样子是不是因为你从小的时候我就总跟你爸吵架,那是不是我跟你爸不吵架了你就会变直呢?我们以五年为约,这五年我尽可能跟你爸好好相处,我们也不吵架,我们相互恩爱,你呢也尽可能地不要接触这个群体,争取变直。”


我当时的想法是,我刚大二, 经济还没独立,我也不敢跟我爸妈闹得太僵,怕他们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我就说:“可以,行,我答应,咱们五年之后再谈这个事儿。 ”。


图片


我能直面我的性取向,出柜这么顺利,跟出色伙伴有很大的关系。我在刚上高一的时候接触了亲友会,当时就想做志愿者,但是作为未成年不符合年龄要求。虽然说没有成为志愿者,但我一直关注着出色伙伴的活动。


2019年阿强在大庆开了一场分享会,我请了半天假去参加。大学时参加了2019年末的长沙年会,我也报名正式成为志愿者。之后组织过几次线上活动,再后来跟大家一起组织活动、志愿者团建,也参加过青年志愿者培训营。


图片
关于殡葬行业的心路历程

我当初选择读殡葬专业,有这几点原因:第一点是我高考成绩不是特别好,我们班有个姑娘跟我学习成绩差不多,我们俩都是一瓶不满半瓶晃的那种。有一天她说,她不高考了,要通过单招去学殡葬。我就一下子被点到了,就这样我也报名了。第二点是我从小就不怕白事,别人家有人结婚,我都不乐意去吃席喝酒,东北话说十里地赶口嘴,不如在家喝凉水。但当我听说,周围邻居谁家有白事了,我都会去。


东北有开盖这种习俗,开盖就是告别,这种我都赶着趴到人家棺上看看这人到底啥样。还有第三个原因,就是行业歧视。我觉得这跟出柜歧视很像,我干殡葬也是这样子,我没有违背道德,没有违反法律,也没有侵害到他人。别人不接受我,那是别人的问题,我甚至努力工作,努力学习,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了,我不应该受到歧视,这也是我当初能自我接纳的一个最大原因,我做得正,行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怕你们说,我能给社会带来贡献,我能让逝者有尊严地走,我靠自己的努力赚钱,我不怕别人所谓的歧视。 


我们做入殓师的学得比较杂,比如地区殡葬习俗,殡葬法规,还有殡葬语文、殡葬英文,比如说讣告、挽联、悼词、答谢词、策划词等,这些都是我们的必备知识技能。还有关于特殊遗体的防腐整容,这方面会涉及到医学,就要学人体全身构造,器官骨骼位置。还有化学,比如关于防腐试剂、消毒试剂,如福尔马林甲醛溶液;还有材料,比如做特殊的遗体修复,比如拼接头骨的时候用铁丝、扎袋、鱼线、普通缝衣线等;还有美术,比如给逝者化妆,用油粉结合的画法,也就是把粉底液换成油彩,调出适合逝者肤色的油彩,以它为底色进行化妆,化完妆之后再用腮红,会涉及到颜色配比、手法、阴影等。


还有一点是我们这一行要克服的,好多人认为看遗体挺吓人的,其实冲击最大的不是视觉,是嗅觉。大家见过杀猪吗?杀猪的气味特别大,挺臭、挺血腥的。而一具人的遗体,比杀猪的气味,要腥臭十倍不止。如果碰到已经腐败了的特殊遗体,那就更够劲,老上头了,用东北话说就是嘎嘎臭。有一天我就碰到一个有点腐败的特殊遗体,我从走廊走进整容间,那气味扑鼻,我一下子没受得了,直接开门出去了,出去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才进来的。即使戴着口罩,都感觉这个气味在口罩里,但是没办法,你是干这行的,就要干下去。


我印象最深的是和三个人做一个粉碎的头颅,从清洗伤口到扩创到拼骨道缝合,四个人用了八个小时。这八个小时我们是一直不停地缝合,那个骨头是一点点拼,还要拿小电钻把骨头一点点打出眼儿,这是一个特别仔细的事,也很需要耐心。 


我之前看到了大家的问题,问干我们这行有没有灵异事件?在我身上没有发现过灵异事件。我在没干这行之前,我就总能冲出什么东西,比如说我太老来了,我魂丢了发高烧,或者说冲出哪个亲戚了。但是自从我干了这一行,我就从来没有碰到过,就是我也不招东西了,不冲出东西了,也不丢魂儿了,啥都没有了。我之前跟我同学开玩笑,我说干我们这行的就是神鬼莫欺,说句不好听的,我都没怕你遗体,我还怕你个魂儿吗?


不过大家要想听灵异事件,我也能讲一些。我家那边的殡仪馆有个电梯,守灵间的电梯。那幢楼一共四层,三楼存骨灰,四楼住人,一楼二楼守灵。这个电梯就是拉遗体的,在二楼设灵堂了,要坐电梯上去,出殡的时候要坐电梯下来。我听说这个电梯,一到晚上的就自动上下。这里四楼是住工作人员,我当初顶岗实习的时候,就在骨灰楼上面住了半年。为什么不住另一幢呢,因为是实习没有那个条件,而且我们干这行的也不怕这个,你说我都干这行儿了,我还能怕底下放个骨灰吗?所以我就开导他们说,这个电梯,白天活人走,晚上死人走,大家共用一部电梯,很正常的事,这有啥的呢?


干我们这一行,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第一,我们不轻易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除非是对方主动邀请我,但如果对方是广而告之,比如说在群里通知,我们基本上不会去的,怕别人忌讳;第二,我们不轻易跟别人握手,因为我们的手是碰遗体的手,不轻易握手是怕别人忌讳,所以我们见面之后基本上都会鞠躬或点头打招呼。


关于亲戚朋友什么看法,有人说,晨熙你说这挺好的小伙子怎么还干了殡葬了呢?他们觉得,干殡葬这行的,不是犯过罪的,就是身体不健全的,眼瞎了才干这个。而我觉得,每一行都要有人干,每一行都要有人付出,所以我就想吃这碗饭了我有自己的坚守,我知道我自己干这行,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但要说我特别想干,那也没有。我现在想干这行的最初想法,就是我觉得我不会别的,我就只会干这个,所以我还得继续干这行。 

图片
图片
主持人提问
Q:中国文化忌讳谈死亡,是什么契机让您想读殡葬相关专业的呢?父母对您性少数以及这个专业的看法是什么? 


A:我父母从来没觉得我干这行有多不好。但我最初干这行的时候,我在考试的前一个周末回家,我先斩后奏,跟我妈说,报了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这个专业,我得去考试。我妈说,报这专业不得先跟她商量商量吗?她觉得长沙离家有点远,她就希望自己孩子在自己跟前儿自己照顾着点比较好。我爸觉得我还比较善谈,为人处事上也还可以,他想儿子为啥不干个销售呢?我说,太不稳定了,我想找个朝九晚五的工作。


我其实没多大抱负,我就想过一个稳定点儿的生活,找一个自己爱的人,两个人一起生活,到时候把爸妈接到跟前儿,大家下班之后买个菜做个饭,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就这样跟我爸说后来他想了想,说反正我跟你妈也跟不了你一辈子,人生这路都是你自己走,那你只要想好你要走的路,我和妈妈就全力支持你。我亲戚也是比较开明的,他们觉得我家孩子只要不偷不抢,靠自己的能力去赚钱,那从事哪一行都一样。


我觉得我能生在这种家庭,能跟父母有比较平等的状态,是特别荣幸的事情。我这种健谈的性格,我内心当中的自信,甚至有点自负,其实跟我父母有很大关系,我父母从小对我的教育就是,儿子,人生的路是你自己要走的,父母只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一些经验建议,至于如何抉择,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你抉择的时候你要想好,如果走这条路,产生的任何后果都要你自己来承担,这是他们从小对我的教育。也是因为这个我才选择了殡葬,我也能这么自信地面对所谓的歧视,无论是性少数群体这个身份,还是学殡葬这行。


Q:从事这份工作后,对生死有什么看法和感悟呢?


A:引用一句话,人生除死无大事,我干殡葬这个行业,又是佛教徒,所以我比较相信因果。我干殡葬,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了,无论是寿终正寝活了八九十岁的,还是十几岁的小孩儿,甚至五六岁的小孩儿,就嘎嘣一下死了的,见得太多了。所以我的想法是,珍惜眼前的人,珍惜所做的事情。我们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只问自身。


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回想起来,我所做的事情,我所说的话,是否问心无愧,也不要因为某个人的离开而悲春伤秋,这都是缘分,这是我干这行所得到的一个启发。


用我经常说的一句话,人这一辈子该河里死的,井里死不了,这个人要是命里该活着,他要是在河里、跳井里都死不了。无论这个人生的轨迹怎么发展,都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所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干好所做的事情,那么上对得起父母,下对得起孩子,中间对得起社会,就可以了。 

Q:晨熙的大学生活中,宿舍有一半室友是gay,请晨熙分享下他和室友之间的一些趣事吧。


A:我们寝室四个人,有三个是黑龙江的,有一个是广东的。我们关系都特别好。从我步入大学那一刹那,我就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我另一个室友是个1,但我提前说一下,我们俩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可描述的事情,因为就在自己身边,就跟自己左手摸右手似的,太熟了,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是那种老装直男的人,就是深柜。他当初上小蓝都不敢在我跟前儿上,他都得跑到那个离我们最远的东南角的三区。但是为什么后来他出柜了呢?他自己说受我很大的影响,因为我自己跟室友出柜了,那个时候我性格就大大咧咧,还领着舍友见我的对象,是其他学院一个湖南的小伙,长得挺帅的,贼可爱。


我们寝室的人,自从我出柜后都管我叫高姐,因为我的学弟跟我说,宝儿你整天有操不完的心,天天像老妈子似的唠唠叨叨的,于是学弟都叫我高妈,寝室的其他人、同届同学叫我高姐。


个深柜室友他也是羡慕嫉妒恨了,有一天他喝了点酒,寝室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就跟我说:高姐我跟你说个事儿,我想了挺久的,但是我觉得还是跟你说吧,我也是gay,我也喜欢男生。哎哟,我当初那个震惊啊,这就相当于跟你住了一年多的一个室友,有一天突然告诉你,她是个女的,就这种感觉。


我惊讶得一宿都没睡好,他就这样跟我出柜了,后来慢慢地也跟室友说开了。我们寝室的氛围特别好,大家对这种没有什么不能谈论的,比如我今天碰到个帅哥,我立马就回寝室就说,今天我看这个帅哥贼好看,我老喜欢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努力做自己,这样你就是一个磁场,能影响到周围人。如果你都不觉得自己是个问题,那周围的人绝对不会认为你是个问题。


总地来说,特别是我们00后,我这么多年没有遭受过我同龄人的歧视,也有可能是我性格原因,他们可能在背后歧视我,但是不敢在我面前歧视我,特别是我上高中、大学这段时间,他们对我都很包容。大家聊天的时候也会说,晨熙最近处对象了吗,大家也会跟异性恋一样讨论,有的时候甚至说碰到比较帅的帅哥了,都会分享给我身边的人。

Q:有人问,害怕孤独终老怎么办,怎么看彩虹群体以后的身后事和临终安排?


A:其实所谓的身后事,就算你立了遗嘱,写了所谓的临终嘱托,最后的决定权都不在你。如果你有儿女晚辈,决定权就在你儿女晚辈,如果你这些都没有,而是你身边的朋友帮你决定,那决定权就在你身边的朋友。所以说关于身后事,可以做遗嘱,可以做安排,比如说遇到一个你特别喜欢的人,或是特别信任的人,你把身后事交给他是可以的。更多的时候,有意定监护,还有财产赠与的说法,你如果想要做临终身后事,那就找一个你信任的人,提前面对面谈一谈,把你身后事的想法告诉他,郑重其事地告诉他。


但如果你什么都没告诉,没有做任何的安排,那身后事80%是你自己做不了主的。至于遗体捐献,可能遗体捐献的单位会给你弄一场大型的追思会,追思临死之前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情节。


如果只捐赠内脏,那剩下的部分还是要交给你的家人处理,如果全部捐赠,那也要家属同意、家属签字之后工作人员才能拿走。全部捐赠话,如果你没有子女,那就是由接收的单位来处理你的遗体,正常情况下都是把遗体火化,基本上公墓都会划出一块区域留给遗体捐赠者,每年也会定期有公祭仪式。如果有兄弟姐妹的话,就要看继承的状态,如果他继承了你的遗产,那他就对你的遗体有处分权,没有继承就没有处分权。


Q:阳气比较低的女生是不是不能做这一行?


A:关于阳气这个事儿,就有点迷信了。拿我们班级来说,我们班级44个人,女生占28人,男生只有16人。干我们这行的女生特别多,大家也没有什么所谓阳气重不重的事儿,之前也讲过干我们这行的神鬼莫欺,所以你是个女孩子也一样干活。我们入殓师女孩子反而更多一些,因为女孩子本来就会化妆,心也细,所以说她们有先天优势,她们唯一要克服的只是对遗体的恐惧。


所以,如果想干这行,首先无论如何要征得你父母的同意,你父母支持你,你才能有这个底气去面对所谓的社会歧视。只要你狠下心来认真学一行,干哪行都可以。


Q:白天摸遗体,晚上摸男友,男友会很难接受吗?


A:我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人,我也不善于隐藏,我也不想隐藏。所以在处对象之前,我就会告诉他们,我是干殡葬的,你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就拉倒。


Q:晨曦处理过艾滋病病人的遗体吗?


A:理过,艾滋病人的遗体,在空气中暴露的情况下,病毒存活几率特别小。大家也知道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只有三种方式,母婴、血液和性。那么我的触碰过程,虽然他身体有血,但是送到我们殡仪馆,基本上都是冷冻了24小时以上,他体内的艾滋病毒基本上已经活不下去了。


就算没有全部死亡,那我身上的防护措施还是有的,比如说防护服、医学手套,再加上我确定我的手没有伤口,那我更不怕。就我个人个人来说,我没有任何歧视,我干志愿者跟活着的艾滋病人都接触过,我还会怕死的吗? 


Q:朋友同学知道你是同性恋之后,他们都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A:我朋友知道我是同性恋这个身份后,没任何反应。大家觉得这不挺正常的嘛,就支持你,这个挺好的,没什么的,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我的所有朋友都是这种想法,所以我觉得我蛮幸运的,我没有接触过太大的歧视。


我初中的时候也被歧视过,但是我觉得,我不在乎他们的想法,你能接受我是同性恋这个身份,大家就能相处下去,你接受不了,那咱俩就不相处,这地球离了谁活不了?就像接受我是个男的一样,你如果接受不了我是个男的,咱俩就做不了朋友。


Q:最近有一个法医相关的综艺,你未来有打算转行做法医吗?想了解你的职业规划。


A:我觉得我们就是个技术工种,法医那就太厉害了,因为法医涉及到刑侦、医学等等,涉及的内容太多了,我觉得我没有这个能力,也不配做这方面工作,也不太想。


图片


图片

现场观众提问


Q:您好,听了您的分享,我觉得大哥特别优秀。我表哥死于艾滋病,但是我没有选择去看他的遗体,你刚才说你有处理过这种遗体是吗?可不可以描述一下是什么样子的?


A:跟正常的遗体是一样的。如果他是死于艾滋病的话,那遗体的状态会特别不好,我处理那个其实是死于其他疾病。其实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死于艾滋病的几率特别小,它就像高血压、糖尿病这种慢性病一样。


艾滋病遗体只是我们需要加强一点防护措施。他没有什么特殊的状态,只是大家一起化个妆,换个衣服,这就是我处理艾滋病遗体的过程


Q:我父亲,他有冠心病,我们也彻底谈过,他的意思是,突然间发病的时候不接受抢救,也不接受ICU,只是我作为儿子在心态的调整上,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A:因为每个人想要的生活不一样。我曾经也跟我朋友说过这样的话,如果我去世,有一天让我体面地走,别让我遭罪,人终有一死,那倒不如别让我遭太多罪,你就让我轻轻松松去睡觉,就行了。你自己可能觉得,我就这么一个父亲,如果不救他,我自己过不了心里这一关,这个社会上也会众说纷纭。


但我想说,如果你真的孝顺,你就按照他的意愿来,你让他体面地走。别到时候弄氧气罩、氧气管,结果把自己遗体弄得破破烂烂的,这样让我痛苦地走,还不如让我完整地走。我觉得您父亲可能也是这种想法。


我用我们东北的一句话来劝你,叫:活着不孝,死了乱叫。活着的时候不孝顺,死了之后你嗷嗷哭,你把自己哭死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要在父亲在的时候你好好孝顺,多空出时间来陪陪他什么叫孝顺?顺者为孝,你顺着他的意思,让他心情快乐,多活几年儿,不比死后大操大办要来得强吗?人死之后所有的葬礼都不是给死去的这个人看的,而是给周围的邻居朋友,给活人看的。


Q: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为自己的亲人入殓,如果遇到了会回避还是会正常进行? 


A:还是会正常进行,其实这是没办法避免的。眼前我的姥姥和姥爷已经70多岁了,那么他们早晚有这一年,说直白点,近十年就会有一个得走,这个交给别人我肯定不放心,我肯定要自己来的,我只能是打起12分精神,把我所知道的、所能办到的,我能给他做成多好就做成多好。至于会不会悲痛得做不下去,不会的。


我之前跟我们这行的人交流过,就算遇到这个事情也不会特别悲痛,因为已经见惯生死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一旦发生家里人去世这种大事情,首先想的就不是如何悲痛了,想的是我用所知道的东西,怎么把亲人的葬礼顺利、完整地办好。


而把葬礼办完之后,才会想起来,哎呀,我的至亲没了,这个时候才会哭。人遇到特别被动的事情,不会立马反应过来,而会先把这个事情处理好,直到遇到一个小事儿,比如,可能平常每天回家后灯都是开着的,结果有一天我上班回来之后,突然发现灯没有开着,没有人等我回家了,这个时候才会意识到,我爹没了,我妈没了,这个时候才会失声痛哭,反而刚没的时候不会特别悲痛。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