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80后拉拉的“形婚”记

80后拉拉的“形婚”记

2022-04-17
670

图片

图片

引言

TRUESELF

3月起,出色伙伴每周在线上组织两场以上分享活动,从“出色爸妈”到“出色青年”,许多伙伴在故事中看见自己、看见希望。


本文系4月7日线上分享活动的记录,分享者小奥讲述了自己的自我认同、两次形婚与出柜的故事,其中许多心酸与感动。这也是她最真实与重要的生命经历,今天整理成文字分享给大家。


本文共7212字
预计19分钟阅读

讲述者:小奥    编辑/校对/排版:周海、老段、微凉


大家好,我是小奥,拉拉,无锡出色伙伴志愿者。近期上海生活,83出生,今年39周岁老家在江苏扬州,是独生子女。 


1


在我大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性取向和别人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很坚定,觉得不管怎么样,依旧会找一个男生结婚的,而且还要生两个小孩儿。


可能接触过我的人会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很胆大的人,其实并不是。2000年前后我读大学的时候,我身边没有看到有跟我类似的人,我很害怕、很恐惧。我大学毕业之后走出社会才通过一些论坛看到原来是有这么多(同性恋)存在的,我并不孤单。


在我们江苏扬州,女孩儿到了25岁左右,父母就开始催婚了。我父母没看见我带男生回家,只是知道我从小到大有很多很好的朋友,有男有女,他们只能猜测哪个是我的男朋友。直到我过完25岁生日的那天,父母就开始问这个事情了,我当时第一反应是我不结婚。


父母也安排了一些相亲给我,他们可能觉得我没有渠道认识合适的男生。我没有去抗拒相亲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我不去相亲,父母可能会生气,觉得我不听话、叛逆,但是我去了成不成还是在于我。我还跟很多有这种焦虑的朋友说过:“父母让你去你就去嘛,就吃顿饭的事情嘛。”


相亲持续了大概有两年,当时我也有一个女朋友,而父母以为是我的闺蜜。后来我们想这么一直拖下去也不行,在我26岁的时候,我们就想怎么样去蒙骗父母,那个时候没有想过出柜,只是想如何跟父母去提不结婚。


后来不想父母再来催我们,就想到了“形式婚姻”。


图片

小奥小时候


2


当时扬州有一个QQ群叫形婚群,从各个地方拉来很多人,如天涯论坛、西祠胡同等。当时发现一个问题,男生很多,女生很少,所以我们在里面想找形婚的Gay是很好找的。群里还搞过KTV聚会,我也去参加。


当时我们最理想的状况是我们两个可以找到一对Gay在一起生活,听起来是挺圆满的一个模式。那个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很幸运,因为找到了一对Gay,他们在一起也蛮长时间的,跟我们差不多,有四五年,感情也很稳定。他们也是定居在扬州,和我们住的不远,两个男生都买了婚房,而且婚房还在同一栋小区,方便以后父母来查岗的时候能快速切换身份。因为他们俩的性格跟我们相处都非常好,就处了大概有一两年。我们决定先告诉父母,之后再拖几年看要不要结婚,然后再拖几年看要不要孩子。


因为我年纪比较大,所以当时我们的计划是我跟一个Gay先结婚,他们俩当我们的伴郎伴娘。婚后我们通过一些医学的手段来生育小孩儿,我们设想:会有两个孩子、两个爸爸、两个妈妈,其乐融融,就想得很天真。


当我们父母单独见面的时候,问题不大,比方说我去见他的父母,他去见我的父母,一切都很顺利。但当双方父母见面,问题就来了,就会有很多冲突,比如说我是做宠物行业的,对方的父亲说你不用做了,你以后的责任就是为我们家传宗接代,我儿子工资高,我收入也不错之类的话。但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婚后是不可能靠我们这个所谓的假老公来养活我们的,我们还是要独立的。还有其他的冲突点,比如双方的家庭经济条件和三观不一样,然后因为这些事情,我的父亲受了一些气。但是我父亲是一个很隐忍的人,他会觉得这个委屈是他为女儿来忍的,他是OK的。但是当我知道之后,我就很不开心,我说“不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能因为一个假结婚,让我爸爸那么忍气吞声”。


然后结婚的事就这样拖着,但男方那边已经是敲锣打鼓的了,居然把请帖都印出来了,把酒店也给定了......当然作为朋友来说,这个男生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觉得还挺OK的。但当他把请帖全都发出去后,我第一次感觉到恐慌,我整个人都傻掉了,我就要这样跟一个不爱的人过下去了吗?


这期间我跟我对象、男生他们之间,因为婚后很多零散的事情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争吵。毕竟,我们不是真心相爱的。


我们的社会大部分人是异性恋,我身边大部分朋友也都是异性恋。我也了解到,异性恋朋友也会出现很多家庭与家庭、亲戚跟亲戚与夫妻之间的矛盾。更何况我们这种不相爱的人,组成这样一对很怪的组合,让四个人同时达到共识是一个很难的事情,因为我们自己都各取所需,不仅都有各自的一些想法,还要应付各方的父母。


演戏,不是发自内心的。


图片

小奥本人



3


在28、29岁左右的时候,我从扬州逃离到上海,相当于悔婚了。


父母问我原因,我就支支吾吾的随便撒了几句谎,说男孩儿不好之类的我觉得如果我还在父母身边,他们还是要安排我相亲,与其这样,不如我离远一点,让他们够不到我也看不到我。只要我自己独立,钱挣多了,他们也就不会操心了。


我大概在上海呆了有三年左右,疯狂的工作,没有去谈恋爱,也没有任何相亲。家里让我回去,我也不回去,故意把工作搞得很繁忙。


我记得有两年我是在上海过的春节,挺冷清的,年三十没地方吃饭,我就看着人家家庭里面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各种烟火,当时还没有禁放烟火。如果我回去跟父母过年,永远是争吵,如果不回去,自己就像孤儿,可我明明是有父母的呀!


这时就产生了第二次形婚的念头。



4


有一次回家,我看到我爸在路口等我,他假装要做什么事情,实际是故意来等我,那次看到他突然觉得他一下子老了这么多。那一刻我有些愧疚,好像我的存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缺陷。


我很纠结,如果假结婚,那到时候财产、保险的第一继承人是谁?是我的配偶?还是这个跟我毫无感情的人?父母能得到什么保障?那再换个角度来看,我伴侣的父母我管吗?不管?又于心不忍,又会多一些自我谴责。所以那个时候我再去认识Gay,就会不要小孩儿、不领结婚证,帮我把这场戏演好就行。


当年我爸超过65岁了,再加上我妈讲:“我也不逼你啦,你只要现在结婚,生不生孩子随便你”。我说“那好,那我就找一个”。


这次找的特别快,从我跟父母说我谈恋爱了,然后带回家见父母,之后办了两场婚礼,整个过程不到半年我们就搞定了


这期间我不停地往返于上海与扬州之间,办婚礼的过程太累、太辛苦、太烦了,别人家办婚礼,因为是真心相爱,女孩子会很期待,男孩子会很兴奋。而我的状态是从一开始的愧疚,到后面的烦躁,烦躁到婚礼当天我整个人已经快崩溃了。从拍婚纱照的时候,我就各种刁难,拍完两套都不到,我就走掉了。因为我不想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假惺惺的拥抱,假装亲吻。


我们婚礼所有的费用都是AA制的,礼金各自收,酒席、糖水、烟酒,全部都是A的,宴席也A,所以我这么多年的储蓄就都用完了,有点心疼,演这么一场戏真的是太费钱了。


图片

小奥的结婚照


婚礼当天,我的很多同学、朋友都过来了,他们大部分知道我是假结婚的,他们只是想过来看到我最美的一面,可是这个最美的一面,真的很讽刺,并不是跟我最爱的人。当天我有同学跟我说,看到我爸不是很开心,我说可能嫁女儿吧?他说不是,你爸应该知道你是假结婚的。我爸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身边有很多男同性恋的朋友,他可能从我跟我假老公的那种互动的表现就看出来了。他不像我妈,我妈是很心大的人。


关于结婚证,父母肯定是要看的,我们当时做了一个假证,某宝上面做的......婚礼一切从简,但是父母一直希望添这个添那个。我最后跟司仪说,我最怕一个环节,就是上去闹,比方说闹新郎新娘和双方父母。我说你不要让大家去闹,要闹的话,尾款在我这边,我是不会支付给你的。


那场婚礼我整个人状态就是很猛,婚礼前就发脾气。一结束我立马把衣服脱掉,没有回婚房,也不能回家,没有地方去,就跟几个朋友在酒吧里面喝到天亮,很难过就喝醉了。


早上醒来之后,我就回家了,然后在家里呆了一天。我妈又问东问西的,之前说要不要孩子无所谓,结完婚之后立马就跟我说“哎呀,什么时候考虑抱孙子啊”,巴拉巴拉的跟我聊一大堆。那一刻我才觉得,她把我给诓了,我说“不行,经济现在跟不上”,我妈说“这怕什么,有我们呢”,我说“不行,没有时间”,我妈说“她带”。


我原来觉得一个谎言可以盖过所有麻烦事情,没想到蹦出了更多的麻烦事情。第二天晚上,我在沙发上面看电视,看睡着了,我妈把我叫醒,说“你回家呀”,我说“这个不是我自己的家吗?”,我妈说“你结婚了就不是你的家了”。


那一刻我差点哭出来,很悲伤,花那么多钱,受了那么多委屈,最后我把自己的家搞丢了。晚上我就自己在床上赖着,假装自己睡着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后来我爸讲了一句“算了算了,随便孩子吧”,天一亮我就买了高铁票,直接回了上海。

之后的几年我不敢回家,一回家我妈就会问“你老公呢?怎么一个人回来?”,但如果我带上他,也没话说。更可笑的是,我妈生日时带上他回家,他一分钱不会出,他也不买个东西。一开始是我没想周到,所以后面我会准备好,让他拿着当他买的。但是到他父母家,他也不会买东西,反而让我出钱,我就想凭什么呀,我们又不是一家的。每次,我给我父母买的东西,让你做好人,我妈还开心的不得了,女婿来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他留着。我就很生气,凭什么给他呀,这是咱家的东西呀。所以面更多的家庭活动我就不带他了,他们家有事我也不去了,我就说我忙,包括他父母打电话过来,我就各种应付。


结婚后那几年,是我跟我家人的关系最糟糕的几年,只要一在电话里面提到老公、孩子,我立马会跟我妈发脾气,然后又很后悔,我觉得我妈都那岁数了,我怎么能这样刺激她、伤害她。


当时自己创业也不顺心,包括一些失恋的事情,最严重的时候想要去死,小时候跟爸妈说我哪里不开心了,想让他们来抱抱我。但是现在我不能说,因为我没有出柜。



5


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我知道了出色伙伴,我参加第一场分享会时候也报名了志愿者,想要多认识一些朋友。分享会在无锡举办,第一次参加活动我被吓到了,当时分完组之后,就有人一个个问,你出柜了没,你出柜了没?我心里咯噔,我想干嘛要出柜呀,难道这个组织是要出柜才能参加吗?我就好害怕,我说我没有出,也不想出。那个时候我是有一点点反感的,我想我要告诉父母,我父母指定会不要我了,指不定会死在我家门口,那时多吓人的一件事情啊。


第二个让我吓到的事,是台上竟然有父母在分享,分享到后面的时候还会哭,他们一哭就让我更难受了,因为我很害怕,我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后来参加多了才有了少许改变,我也经常组织一些户外活动。当时无锡出色伙伴有一对晴天爸爸、晴天妈妈,好亲切,跟我们在一起吃吃喝喝的,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个长辈知道我是同性恋的身份,还能这么关心我,这么温柔的对待我。聊过后我才知道他们的孩子也是个拉拉,特别羡慕。


图片
2020年出色伙伴公关关系志愿者培训后小奥和伙伴们一起去贵阳黔灵山公园


后来我报名了一些志愿者培训活动,特别是2020年在贵阳的公共关系培训。这场培训很特殊,除了我们青年志愿者参加,还有一半是家长志愿者。家长们就是真的像自己的妈妈一样,第二天早上我一醒的时候,豆豆妈妈已经给我买来早饭,真的很暖。


那三天的相处,让我感觉到这些妈妈们力量太强大了,强大到就感觉她们才是同性恋,我们好像是旁观者,那一刻觉得自己可能太胆小了吧,那么多父母都能站出来,她们都不怕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看到那些妈妈们聚在一起,无时无刻都在欢笑,那个场面我到今天想起,嘴巴都会笑起来。


6


培训结束之后,我就开始做出柜计划了。第一步,写家书,把我20年以来的心路历程写了大概20页,手写的,因为手写比较真诚。写到一半的时候就哭的止不住了,很多委屈,那么多年越来越隔阂,太有距离感。家里面什么事都不跟我讲,我也什么都不跟他们说,连家里面连换房子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讲,我怕他们被骗,我怕他们上当,我怕他们累,我想帮他们分担。但是我爸说“不要,因为你也不跟我们说实话”。


所以我在家书里就写了,为什么我小时候是给天天黏在我妈屁股后面的小尾巴,跟我爸玩游戏机、玩鞭炮的小孩儿,慢慢的变成跟父母什么都不想讲,很冷漠,回家之后不是玩手机就是电脑,匆匆而走。


那个时候我妈已经60岁了,他们都退休了。我就想难道我一辈子就跟父母这样的关系了吗?我们家只有我一个小孩儿,也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来帮我去跟父母做这种亲子关系的疏通。所以我在家书里面写的很真诚、真实,希望他们能体谅我。也写到我现在很开心,因为接触出色伙伴后我的工作顺利了,感情也很顺利。


我还提到我大学发现自己喜欢女生的时候,我曾尝试谈过男生,甚至强迫自己跟男生发生性行为,但是我进行不下去,我受不了,我都试过了。


同时我也跟他们说,我如何规划我未来的生活,比如未来我没有孩子这块儿是怎么解决的啊,工作、养老等等。


这是第一步,写的时候倒是蛮一气呵成的,寄的时候就怂了。咬咬牙想算了,这么多年了,放在心里面20年的事情了,起码得让父母知道他们的孩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寄到家的那一天,我整个人上班都没有任何心思,我爸主动发消息给我的,说“收到了,我看了,你妈不在家,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就跟我爸说,爸你别难受,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们了。我爸讲了一句说“很多年前我已经难受过了,我早就知道了”,那一刻我就是哭的稀里哗啦的,忍不住。他一直隐藏在心里面,他也知道我是假结婚的,他也知道我在忍受这一切,但他不敢说,我也不敢说,我们就互相知道我在骗你。就这种家庭关系怎么可能好呢?感觉我们中间隔的不是一层纸,是隔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像钢筋水泥一样的,我们都已经快看不见对方了。


接着我把我妈接来无锡,她板着脸,也不跟我讲话,除了家务事,什么都不谈。我带她去爬山,我主动聊这个事情,然后我妈当时就是气,各种骂我,气的点不是在于我喜欢女生这个点,是在于我骗他,我假结婚这个事情。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演个戏假结婚?你知道这个多丢人吗?”


图片


7


同年的11月我就跟我妈说“带你去杭州玩,顺便参加一个恳谈会,还有个知心爸妈工作坊”,半哄半骗的,把我妈骗到杭州。活动现场有很多是我的老朋友,还有一些妈妈跟我关系也很好。我当时很开心啊,各种拥抱,我妈全程脸色更冷更黑,我那时候好尴尬、害怕,其实我妈就觉得这些人都是神经病,小孩儿都是同性恋了,怎么能笑得出来。


但我是绝对相信出色伙伴的感染力,它不是说来把你教会、要改变你的想法,而是让你看到其他父母存在这个事实,和普及一些同性恋的知识,让父母知道了,就能理解。


工作坊第一天结束后的晚上,我妈态度突然就变了,主动跟我沟通,又很热心主动的和其他房间的叔叔阿姨去聊。第二天,我发现我妈带着其他父母在跳舞,真是奇迹般的转变了。


紧接着我们就顺势参加了恳谈会,恳谈会上我妈还踊跃上去发言,我很开心,觉得她为我们这个群体发声了。


图片
2020年杭州同志亲友恳谈会上小奥妈妈主动上台分享故事


那次杭州之行后,我也让我的女朋友从上海过来了。这个女朋友很有责任心,很成熟,我们对未来都有了规划。她各方面都很得体,我觉得带到父母面前来是加分的。


见我女朋友的时候,我妈当时还是挺严肃的,我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后来回无锡的路上,我就跟我妈聊,我妈就跳出来一句“嗯,就是太瘦了,其他都蛮好的”,然后我就笑,我说“好的,我会把她喂胖一点的”。


从杭州回来之后,我跟我妈聊了一个通宵,我终于第一次释放了,感情也能跟父母分享了,工作也能跟父母分享了。作为父母来说,我想他们肯定是想支持自己的小孩,让自己小孩越过越好,或者能勇敢的追求自己的梦想。


我妈还是在记挂小孩儿的事情,我跟她分析,第一现在我不喜欢小孩儿,第二,现在我女朋友是有孩子的,她如果没有,我们俩可能会领养一个。讲完之后,我妈基本上也能接受。


以前我没有耐心,会觉得我说什么我妈都听不懂,我说什么我妈都反对,现在我能耐心跟我妈沟通的时候,她其实都能理解,不管是感情还是工作,他们会去研究。包括我工作的事情,他们也会默默的去研究,所以我很感动,觉得出柜,让我跟父母有了更多了解的机会;如果不出柜,可能我们一辈子都有这个隔阂,到他们闭眼那天可能都会觉得很伤心。



8


春节后我又回上海了,我问我妈“难道你不想我陪你吗?”,我妈说“你不是应该跟你女朋友在一起吗?你跟我们在一起干什么,你又不跟我在一起过一辈子,你要好好对她,不要欺负她。”


有一次我在无锡,跟我女朋友吵架,异地恋我们见不到面。吵完架,我当时就想分手,这个事情就跟我妈说了,然后我妈就用她过来人身份跟我讲“谈恋爱、婚姻里面都是很多麻烦事情,要互相包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家去找其他的T聊天了,也是因为你把人家冷落了,没有好好对人家”,然后我就主动去跟女朋友道歉,所以我跟我女朋友现在感情越来越好的原因,也是有父母支持的一部分原因在吧。


我妈现在的状态,比我更high,不仅接受了我,还在帮忙劝导一些其他父母尊重孩子,有的是不要孩子的,有的是不想结婚的。我妈说“我也不管ta是不是喜欢同性哦,反正我就劝,一定要让孩子开心就好了,一定要支持孩子,不然孩子跟你之间都没有什么真话了”。


我妈跟我逛街的时候,看到一些两男两女,“这个是不是?那个是不是”,然后我就跟我妈去聊很多事情,所以我们之间现在感觉就是像很好的闺蜜,真后悔出柜晚了。


谎言只会把我跟父母的关系越拉越远。


我身边的拉拉朋友,基本上都形婚了,在我看来都不太幸福。有个上海的拉拉朋友,在国企单位,她的假老公吸毒了,不肯离婚,还威胁她说如果你跟我离婚我就告诉你单位,让你没有工作。我甚至也听过一些Gay说找拉拉结婚生孩子,事先预支了几十万,女方没有生,钱拿走了,法律上面这个女的没有问题,权当彩礼。


父母担心孩子老无所依,其实有孩子就有依靠吗?孩子很成才,可能在国外、可能很忙碌。这个时代很现实,多交几个靠谱的朋友,找一个靠谱的对象,然后自己多挣钱、多规划,不要怕老无所依。


现在的工作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到调回扬州去,所以很后悔,因为形婚跟父母的距离拉远了,哪怕出柜都没有办法再拉回去。因为我已经快40岁了,事业这个东西是不能乱来的。


如果没有选择形婚而是出柜,可能跟父母会在一起,会更幸福。

 



动动手指扫码下单,购买彩虹周边支持出色伙伴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