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老公紧张惊恐地找到我,说咱儿子是同性恋

老公紧张惊恐地找到我,说咱儿子是同性恋

2023-02-03
3383
图片

引  言

TRUESELF


自我认同与出柜是每个同志一生可能都或多或少要去思考与面对的事情,有人在自我认同的路上经历许多坎坷,有人则顺利许多,但每一个故事都是具体的、值得被看到的。

为此,出色伙伴将努力用镜头与文字记录这些故事。

这篇文章的主人是50后同志母亲——春风妈妈,山东济南人,很早就发现儿子可能是同性恋,但她没说破,直到有一天,老公惊恐告诉她,儿子是同性恋,铁证如山......

大家好,我是春风妈妈,我家是个男孩,86年。

图片

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很合格的妈妈


回顾孩子小的时候,我工作挺忙的,大家所说的有事业心的女性。我对孩子(的照顾)是比较忽略的,我觉得孩子是缺少陪伴的,但他从小给我们的印象很乖巧,过度成熟。


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有一个阶段,我突然发现他特别焦躁和焦虑,我们母子关系变得很陌生。那时候,我并没有向他逼婚,我就很纳闷,为什么从小这么乖的一个孩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呢?


图片

老公意外发现咱孩子是同性恋


2014年,他那年27岁。

他经历了一段恋情,最后分手了。是这么一回事,他是跟一起念书的小学女同学谈恋爱,有一年,还准备结婚,有一天,他突然就跟我说,说他们分手了,不要问原因。


没多久,我老公就非常紧张惊恐的找到我,告诉我说咱儿子同性恋你知道吧?我愣了几秒,我说我应该知道。


老公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没有说过这件事情?我说他在上高中的时候,高三考大学前期,我在整理家里的一些东西,准备要搬家,就整理出一些信件,那时候也没有什么亲子关系的边界感,也是好奇,想有些东西要淘汰了,就翻看了他一些信。其中有一封信,看这笔记名字和内容,都是男孩子写的,但是内容就很暧昧,而且那封信里还有一点拒绝我孩子向他求爱的内容。

图片

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同性恋”这三个字就冒出来了。


我对同性恋的了解,没有特别正面去了解,但也没有特别负面信息,我知道《断背山》电影是表现男同的,还有白先勇写的小说《孽子》,这些都有同性恋。但实际上,我没有看过它们,只有看到过这些内容提示或简介,就只是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恋这件事,但是它(指同性恋)和我没有关系,我觉得它离我很遥远。


当这三个字冒出来以后,我当时的反应,就想孩子要高考,这件事先放放。现在我回顾起这件事,我觉察一下自己,其实当时我是不想面对,我想把这件事压下去。等他上大学,他就经常领女孩子回来,我觉得他跟女孩子交往也是正常的。而那些信有可能是他好奇,在青春期的探索,(这件事)我就当这样过去了。


当我老公说出“同性恋”这三个字来,我就说我应该知道,我也问他:“你怎么知道呢?”。老公说儿子有一个不用的手机淘汰给他。然后,他在手机上看到有一些聊天记录,还有图片,这就铁证如山了,我们就没什么说要过去质问一下,这很明显了。


虽然说我知道,但当时的感受有一个巨大的沮丧,不是那种天塌地陷,也不是不能活了,就觉得特别倒霉。这件事终于被证实了,很沮丧。


我看着我老公,紧接着他就说了这么几句话,这就是变态,同性恋就是反人类的,这不就是西方思潮吗?


我不太愿意接受他的那种情绪,我是觉得可以换一种方式,我们去探索这同性恋究竟是变态还是有病?


图片

我跟老公沟通,我们要接纳他


那时候我去上网,应该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基本上就是躲在儿子的一个房间里。儿子那时没跟我们一起住,是跟奶奶住。


我是用一个苹果iPad上网,去输入“同性恋”这三个字,各种信息铺天盖地。那时我经常浏览凤凰网,屏幕上出现一个滚动的图片,滚滚滚,同性恋亲友会(现出色伙伴),亲友恳谈会,青岛。那些家长那些妈妈们全都是背着身,照了背影,上面有一个信息的通道,我就顺着这个通道就找到了亲友会。


进家长群有个规则,就是他们志愿者要来证实你是不是家长,我们就先加了QQ,又打了电话,家长就跟我聊了很长时间。


我很幸运,少走了很多弯路,很快就遇到了亲友会(现出色伙伴),至少我进到亲友会家长群以后,我的那种孤独,在黑暗当中苦苦的,像是一个人掉在深井里感觉,苦苦去探索了一周,我终于爬上来了,然后觉得不孤独,有那么多同类,这个时候我就像一块海绵,接收各种信息。

图片

最早接收到的一个信息,对我影响最深刻

他们推荐了《天佑鲍比》这部电影,当我看到鲍比跳桥,我就哭,这么多天以来我第一次哭,我是偷偷的哭。半夜哭的时候我就有一个信念,我无论怎么样都要让我的儿子活着,不能因为我们的不接纳以至让孩子失去生命。


我就是有这么一个信念,我就决定去跟老公谈,我老公当时说,说死就死了,死了就不丢脸了。我就想,我了解的比他多,我要留着一个沟通渠道,我不能把沟通渠道给堵死了。我就强忍着对他的鄙视和愤怒,我就没有爆炸。

图片

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我就经常给他推送一些信息,自从进了出色伙伴,我收到的信息都是科学的,正面的,科普的,我就经常给他推送。基本这两个月,他基本上都了解,他就说这也没办法改,那就认倒霉,但是那种羞耻感,那种不甘心还是在。


我儿子是不知道我们俩经历的这些过程。

我们就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我忘了是短信还是微信还是QQ,大体是这样说,爸爸妈妈都已经了解你的性取向,并且也知道这不是你的选择,也没有办法扭转,只是这么多年以来,你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都经历了什么?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爸爸妈妈竟然没有觉察到你的这些经历,我们觉得很内疚,将来不管是发生了什么遇到什么,我们三个人会一直互相支持,好像不是用的支持,就是在一起。


儿子收到这个信息,很久没给我回应,我就很忐忑,过了很久,大概是第二天,他就跟我说,他说妈妈这件事不需要你参与,也不需要你知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不想因为我的这件事给你们造成压力,带来压力,我有我的生活规划。


后来我们坐下来去聊,我就了解到他的规划是想形婚,继续掩盖自己身份,他既不想让父母知道,也不想让他身边其他人知道。


我回想这个阶段,那个时候他有很深的自我不认同。他觉得到了适婚年龄,有点不愿意面对自己性取向。这个同性恋身份,他是不愿意接纳的。


那时,我们的母子关系就陷入了一个僵化。

我一开始很不理解,我也在家长群里分享,说对孩子有一些不满,很多家长说怎么会这样?这是多少人渴望得不到的,他反而还不领情。那时候我就希望孩子领情。



图片

老公出主意,给孩子形婚


我就一步一步,从参加线下恳谈会去听别人的故事,后来,我就有一些变化。我的变化就会进一步尝试去理解我孩子,去理解这个群体,慢慢我就有帮助别人的愿望, 参加活动,给予我很多心灵成长方面的支持。


慢慢的,我回过头,再去理解我孩子,我觉得他不接纳自己,不会因为我接纳了他,马上就接纳自己,自我认同是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心理建设的过程, 他不管是什么样的状态,我接纳就好了。他接纳自己,我也要接纳他,不接纳自己,我也要接纳。我在逐渐领会接纳这两个字的内涵。


从参加出色伙伴,做了志愿者之后,我就比较关注我个人内心的一些成长。随着我自己的变化,带来家庭的一些变化。


我跟儿子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地就化冰了,他从反对(我参加公益)到默认,到后来支持。现在我儿子也在亲友会的,他虽然不做志愿者,但我只要出去做活动,他都是问寒问暖的。


上一次在重庆,他说妈妈,你去重庆,一定要吃一顿本地特色的传统川菜。活动最后一天,他问我吃什么,拍给他看,我就给他拍了照,他说哪有正宗的川菜,这不是东北菜吗?然后,我儿子放下电话后就给我转了2000块钱,让我吃好点,其实他是在用这些方式来支持我,这是我的理解。


而我老公的变化,得这样说起。之前儿子形婚的念头总算放下了,老公这样说,说我做公益能认识这么多拉拉,要不,我们就搞个仪式,我说搞仪式做什么,那就是给别人一个交代。我说我们为什么要给别人交代?

图片

另外,老公他对我做公益,他的态度是这样,他说其实咱接受了咱孩子,咱就过日子就是了, 你干嘛整天抛头露面的。你抛头露面不就是觉得,别人喊你“春风妈妈”,那个叫你“春风妈妈”,很崇拜你,你刷了存在感,满足了你的表现欲。我没有办法跟他讨论,我就不回应他,不搭理他,比较少去沟通的这种状态。

2019年,我们有个游轮项目,我就动员他跟我一起上游轮,他说你上你的游轮,我就只是去旅游,我可不看也不参加你们什么活动。我说,我们邮轮1000多人,也不差你一个人,你不参加也没所谓。我心想,你去了就由不得你了。我就把他拉上游轮。

第一天是开幕式,他说我不去,我在房间里,我说你去听听,又不是让你做什么,又不要你一块肉,就听听嘛。我为了陪着他,我就坐在最后面,最角落上,通常的话我都会坐前排。

第四天闭幕式,我们就坐在第一排,有很多的嘉宾在分享,其中有一个分享嘉宾,他上过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他的英文名字我也记不住,我老公是体制内的干部,他很关注这个时代周刊,因为很多主席总理都上过封面,他觉得这个人也很牛。

他的演讲,就对出色伙伴这些家庭工作,对这些志愿者做了充分肯定。他说即使在美国,这些家长志愿者像你们这样,做得怎么好的。你们是No.1,就给了很多肯定。也可能是每个人多少有迷信权威的地方,他就觉得这个人肯定非常重要,所以他下台后,老公就去跟他合影,这是我观察到的。

阿强最后有一个演讲,说美国的同性婚姻经历了几十年,前面的人有流血的,也有因此丢掉性命的。我相信我们中国也会有那一天,我们到实现了那一天,同性婚姻合法化实现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家长,尤其是我们的妈妈们,爸爸们,你们就可以自豪的说,平权路上有你们铺下的每一块砖,大家说是不是?我就观察我老公高举双手,大声说是!他这个人不会轻易地去表露自己,他很自然的就发出了这样的欢呼声。他终于知道他老婆在外面做的不仅仅是刷存在感,是真的为社会的进步在做一些事情。
图片
我们最后一首歌是齐唱,全场1000多人在合唱《勇气》,他不会唱,他也没拿彩虹旗,他就把手电筒打开在那摇晃。

我参与公益这件事不仅仅是为了我儿子,也不仅仅是我对社会的进步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我觉得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我自己获得很多的成长,我的认知改变了以后,我活得特别自在,我开始真正有质量的活着,真正为自己,自我的活着。

我觉得,就是从我儿子是同性恋那一刻开始,我的痛苦到了一个阶段,我从这个痛苦的深渊往上爬,我爬过了,又走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


本文观点不代表机构立场

讲述者:春风妈妈

编辑/校对/排版:Y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