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我觉得额头上像写着女儿是同性恋…

我觉得额头上像写着女儿是同性恋…

2021-05-08
370

那段时间,我觉得额头上像写着女儿是同性恋,不敢出门,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身边的朋友。

---成都豆豆妈妈

 


“出柜”这件事不只属于性少数群体本人,面对家中的性少数成员,常常会成为每一位家庭成员的责任。


今天是出柜日,我们收集到了几位家长的“出柜”经历,他们第一次跟身边人说时,那些忐忑、纠结、紧张、不安,其实跟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全凭着对孩子的爱,告诉这个世界“我就是性少数的家长,我为我的孩子自豪”。来听听他们的经历吧……



图片

梅姐(上海)


当同志父母接受孩子以后,我想最难的应该就是就是不知道如何面对亲戚们、老朋友们、老同学们了吧。


当我们的孩子成年,同学同事之间传统沟通打开方式第一句一定是孩子多大了?孩子结婚了吗?你做奶奶了吧?或做外婆了吗?


所以,自从儿子出柜后,我就和所有同学朋友都断了联系,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们,索性选择逃离……


2015年是我们那一届同学35年聚会,我被通知一定要参加,因为已经十年没联系了,实在无法拒绝同学们的盛情邀请,只好答应参加,结果要面对的囧事还是来了,到了现场来一个老同学就问一次孩子结婚了吗?做奶奶了?开始我还面带微笑哼哼哈哈打马虎眼就过去了,等坐下来大家就开始正面聊彼此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我只能在一旁默默不做声。


在慌乱的情绪中我慢慢调整情绪,镇静一下,索性心一横站起来和大家说:“老同学们,我非常开心参加这个同学聚会,很开心见到各位老同学,我现在想和大家聊聊我失踪这十年的生活状态……”然后我就把我儿子如何出柜,我如何接纳并走过这十年的道路一一和老同学们分享。


当我讲完,现场一片寂静,大概过了一分钟,我的一位男同学突然站起来说,春梅,你真的非常伟大和勇敢,我能抱抱你吗?然后所有的同学都过来抱了我,并说你不该自己承受这份压力,孩子没有错,你该早点告诉我们,可以陪伴你一起度过你最艰难的时光……当时我就被感动到流泪满面。


图片

李妈妈(哈尔滨)


那是2013年7月,我参加完恳谈会回到家里,第一次想跟家人倾诉,当时只有我跟我妈(李姥姥),忐忑了很久,我终于跟我妈说“小宝是个同性恋”,我妈听了只是说“孩子有孩子的生活,开心健康就是好的。”可对于我来说,说出来让我得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


后来我就跟更多的家人出柜,妹妹知道后就问不能改了吗?说:不能改就接受吧。之后她说她五个晚上没合眼睡觉,都在自己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让自己理解和接受


向家人出柜后,我的朋友圈终于也可以对所有人公开,我觉得非常的自由、轻松、没有压力。


我也更能理解自己的孩子出柜前的那些忐忑和紧张,我也想说出柜,不仅是做自己,更是让自己获得自由。



图片

金妈妈(合肥)


我第一次出柜是去年向娘家的哥嫂,后来身边有亲戚朋友问女儿的婚姻状况,我就直接告诉他们女儿是同性恋,现在娘家婆家人都知道,部分好友和同学也知道了。


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我家的小姑子,小姑她不识字,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出柜后她跟我说:“以前从来没听过同性恋,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听你说大侄女的情况,我好像明白了一点,大嫂你不能逼她,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一切顺其自然。”


一次跟好友汪姐交流,她说这没什么,你女儿这么聪明这么优秀,肯定不是学坏的,现在社会多元化,人们的接受度都在改变。她还一直宽慰我,要调整好心态过好生活,千万不要想不开。


一开始我是有点害怕和恐惧,但看到家人朋友的理解,我的内心也不再纠结矛盾了,我也不需要再想着法子去应对那些关心女儿婚事的亲朋好友,感觉轻松自在了很多。


现在我也要做孩子的坚强后盾,和孩子一起去面对,重新规划我们的生活目标,共同去奋斗。


图片

微凉妈妈(牡丹江)


我现在68岁,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以前年轻的时候,女性连穿裙子都不能的,都只能穿藏蓝色的套装,所以跟朋友同事们出柜,对我来说其实压力很大,我很担心他们会因此不跟我联系。


2017年我将一次活动的直播链接转发到了工作群,有同事看到了,开始还不理解,跟我说孩子这样是不是被别人给带坏了?我给她普及了知识后,她说孩子幸福最重要,同学说只要孩子高兴就好!顺其自然吧。


之后我就向更多身边的人出柜,收获的更多是大家都理解与支持,我的佛友说对于改不了的事就面对吧,亲属也劝我要支持儿子,保证儿子健康快乐,很多人在同事群里、朋友圈里看到我的信息,他们都点赞


出柜后我感觉柜外的生活自由自在,不再有压力,我也不觉得这是见不得人的事。



图片

茉莉妈妈(南宁)


2013年,亲友、同学、同事、朋友们在网络上看到报道,纷纷截图头条图片给我。我一直秉承女儿的事,她自己做主,要说给我之外的其他亲友听,也是由她自己说。


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是同性恋,但还是尊重她,等她自己跟我说,其他人知道不知道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他们能不能接受或者理解也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我家亲友有能够接受的,也有不能接受的,但都是秉承尊重的态度,不会就个人选择配偶的事宜说闲话。


给我截图的同事、同学、朋友赞赏我们的勇敢,而且别人说与不说跟我们不相干,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


我妹妹的知道女儿的事后,主动跟女儿联系,道歉说以前不知道,会问她男朋友的事,以后不会了,并且欢迎她带女朋友回家。


我跟女儿关系是亦母亦师亦友,相互间谈话内容也百无禁忌,她没多大的心理挣扎,就是出柜时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利用了杂志标题。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女儿出柜相对容易,没有什么曲折,也没什么悲情故事。


女儿出柜,我跟身边的人出柜,这些对我们的生活都没有造成改变,改变的是我更多的认识了这个群体,我会爱屋及乌地关注这个群体,希望能够帮到其他家庭。


希望所有的父母亲能够把孩子当成独立的人看待,不要端着父母的标牌来对孩子。我从来不控制孩子,我的希望只是她活得开心快乐,她的路她自己走。至于我,作为母亲,能帮她挡得了多少外界的侵蚀就挡多少。我的愿望我自己实现,实现不了那就下辈子自己努力,不会把期望寄托给孩子身上。



图片

从容妈妈(重庆)


女儿出柜得早,从2010年开始,我就开始向身边的人出柜。


曾经有一位朋友指责我没有作为,她说:正因为有你这样的妈妈,才会有这样的孩子。


其实作为父母,跟身边的人出柜,除了自己轻松以外,对生活没什么变化。孩子对父母出柜,是为了卸下心里沉重的负担,而父母对亲友出柜,又何尝不是如此。



图片

小凯妈妈(成都)


第一次跟别人说是2016年,是跟我的一个好姐妹,就我单独跟她的时候。


那天我心里是有点沉重,觉得要说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又有点难以启齿,说的时候内心也难以平静,甚至有点儿小泪花。


好姐妹听了就说:你可以哦,换我接受不了。不过这件事对我们也没什么影响,好闺蜜仍然是好闺蜜。


回想起孩子出柜的当天,其实跟我一样,能感觉到他的难以启齿。只是我比他压力小很多,毕竟我是异性恋,可能没有他想得那么多。



图片

利利妈妈(安庆)


以前有一次到广州参加全国恳谈会,我提前到了广州,约见了一位当地的朋友。


她问我到广州来的事由,我告诉她我参加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朋友很诧异的说“同性恋?那不是变态吗?”我说是的我儿子就是这样的。她连忙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没关系你不了解,然后给她说了孩子的故事和知识的科普。她不放心说怕我被骗了,第二天也跟我去了会场。


活动进行中,她听了家长的分享,举手发言,说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她了解孩子,绝不是学坏了,以前她不了解这个群体,现在她了解到很多知识,她永远爱孩子。


我自己出柜后,我才知道,“出柜”要面对的是自己的不接受和恐惧,要解决的是不依赖别人的评价而生活的状态。出柜也让我更加自信了。



图片

小莉妈妈(重庆)


2012年10月份,和女儿去成都参加第五届全国同志亲友恳谈会,被妹妹追问去成都干嘛?我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只有跟她说了是什么一回事。


2013年成为家长志愿者后,出去做分享的视频在网络上会被同事朋友们看见,索性自己就在办公室出柜了。


后来在几个同学聚会,同学们也会关心的问女儿有没有男朋友,我也主动向她们出柜。


我妹妹告诉我不要再给女儿压力,她以前够痛苦了,要理解她。我同事同学们说我不但接受了女儿,还出来做公益帮助别人,非常了不起。


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出柜上瘾了,一方面是想着给身边的朋友们普及LGBTQ知识,另一方面是想告诉大家同性恋就在我们身边,希望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们。


而且出柜以后我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我也学会包容,理解,尊重,多元,自己也活得特别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