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怎样才能让妈妈接受我的出柜?

怎样才能让妈妈接受我的出柜?

2021-05-08
459

 吴幼坚


打开邮箱,一行黑字赫然入目:“今天晚上我向妈妈出柜了,她不能接受,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来信人是25岁的拉拉小溪。她说:“今年初我终于接受了自己的性取向,并向一个大学时代的女性朋友出了柜。在这个逐渐接受自己的过程中,您的博客和天涯的一路同行板块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小溪读大学时有过初恋,妈妈知道女儿喜欢的是“她”而不是“他”时非常伤心。当时只有19岁的小溪被迫承认只是一时喜欢女生而已,答应会“改过来”。但随着时间推移,她渐渐发现自己否定自己实在是太可怜可悲了,逼着自己朝异性恋转变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信中写道:“我选择接受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这种感觉很好,让我有一种放下心头大石的感觉。”


    小溪准备国庆和大学同学一起旅游,妈妈误以为她是去与昔日恋人相聚,一再逼问,虽然事情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但小溪不想再隐瞒自己的性取向,于是向妈妈出了柜。妈妈不接受这个事实,责怪她不和父母沟通,把自己当成男人;说同性恋是心理病,社会不接受;认为同性恋是可以改变、变成“正常的”异性恋的。妈妈明确表示:“绝对不能接受同性恋,现在不可以,将来也不行。”


    小溪对妈妈说:“没沟通之前就知道你不能接受我的性取向了,我还怎么跟你沟通呢?我不认为自己是男人。同性恋不是心理病,社会在变,而且我也不打算在不成熟的情况下向社会出柜让自己不好过。”妈妈要女儿改变性倾向,女儿回答:“异性恋的道路比同性恋宽广顺利那么多,如果可以的话我早把自己变成异性恋了。”她流着泪说:“妈妈,我也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自己,能不能请你暂时放下成见,多了解一些关于同性恋的知识?”


    小溪一直是妈妈的骄傲,读书名列前茅,大学就读名校,工作也算稳定。她说,妈妈是富有母爱而好强的人,为她的学习、生活、生活操心很多。自己一直心存感激,和妈妈感情非常好。她一直计划着如何妥善地向父母坦白性取向。希望父母在她选择伴侣的时候可以“帮帮眼”(粤语);在女儿遇到合适的人并准备与之共度今生时,可以祝福两个女儿。“在普遍社会还不能接受我们这个群体的时候,至少我在小家庭里面可以获得认同,获得幸福,这是我的愿望。”可是这回她却被动地出柜了,需要准备的资料没找好,给父母的信也没写好,而自己过一周就要出差……


    问题出现了,总要想办法解决,小溪写道:“希望把今晚作为使父母接受我性取向的契机:1)首先收集给异性恋了解同性恋的入门“教材”,在出差之前打印出来给妈妈。2)或者说您在得知儿子是同性恋的时候,是看了什么资料、经过了怎样的心理调整过程才接受了儿子的性取向呢?3)如果您方便的话,如果我妈妈愿意的话,可以借用您的一些时间和我的妈妈聊聊吗?”


    晚上10点至凌晨1点我要接听热线电话,没法回复小溪。次日她又来信:“今天我对爸爸也出柜了,谈了半个小时电话,因为看不下去妈妈自责的样子。爸爸的反应没有妈妈那样激烈,但是并不代表他能理解,他还是希望我能够‘走出来’,结婚生子,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爸爸说的一些话让我沮丧:50年代出生的老人家要理解80年代生人谈何容易,基本上就是不可能了;想要妈妈不自责也是不可能的事,因为她一直后悔让我去外地读书,认为那是一切的源头。但是问题总要解决,这是和爸爸可以达成的共识。既然如此,我告诉自己首先要坚定坚强。”


    小溪还写道:“另外向您道个歉,虽然您博客上近期的文章我都看过了(我是用google reader订阅您的博客的),但是之前的博文还没仔细看。今天早上起来看了您早期的若干篇博文之后,我明白了您接受儿子的过程——不是错事、坏事、丑事,那就没事——可惜我的母亲没有您这样的豁达。所以我昨晚信里面最后提的第二个问题就请您忽略吧。没有仔细阅读您的全部博文,实在不好意思。


     “我知道出柜的问题始终需要我自己和父母的努力来解决,其中我自己的努力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您和您创立的亲友会的帮助,我将非常感谢。请问那个热线电话有多少人接线呢?有没有别的即时通讯方式?昨晚我尝试过,但是没有打通,加上妈妈说通了她也不会有心情说电话的后来就放弃了。……没有在您的博客上留过言,也没有为同志生活改善做过什么事情,在出柜的时候却第一时间想到了向您写信求助,实在很惭愧。”


    我首先要说的是,小溪能在第一时间向亲友会求助,令我和同仁非常感动。我们的作用有限,但会尽力而为。热线电话目前只有我一人接听,主要是还来不及物色合适的义工,他们最好是同性恋者的父母。热线开通以来,每周三个晚上从10点到凌晨1点甚少空闲,很多朋友反映难打通。小溪,我会留一个私人电话给你,在你和父母需要时打来。我特别希望能帮助家长接受同性恋子女。热线开通第三次接听(2008.9.3),我和一位广州拉拉的母亲谈过40分钟,她也说了类似小溪妈妈那样绝对不接受同性恋的话。


    Z女士的女儿22岁,成长于单亲家庭,由母亲独力辛苦带大。女儿读中专期间与女孩来往密切。她有次意外看见女儿正与女友拥吻,“我觉得很恐怖,发疯一般呵责她,表明绝对抗拒,无法接受!”此后,女儿开始与母亲拉开距离,搬出去住,“她变得像冷血一般,我有病也不愿过问。我也硬着心肠不去看她,等她自己搬回来。”两三年间女儿不断变换女友,孤单了就回家住一阵,交上女友又搬走。她说不明白为什么女儿要和女孩好,有时女儿说妈你给我介绍个男人我就嫁了,我要找30多岁的成熟中年,有个大肚腩那种人,听来又好像不是同性恋。我说这是你女儿在说气话,少有22岁姑娘特定这种类型男人为对象的。我耐心与Z女士交谈,说性倾向不是子女自选的,做家长的不该责怪,若他们反问一句,为什么把我生成了同性恋,那父母又该如何作答呢?同性恋没什么不好,只是和传统观念相冲突,做家长的应该接受新观念,从孩子的幸福出发,理解接受他们。我举儿子为例说,儿子在北京和男友一起,2006年那男孩来我家住过一星期,2008年我又上京和他俩住了一星期,感觉两个儿子一样勤奋上进,孝顺有礼,真是非常开心。为什么很多同性恋者频频更换朋友,给外界很乱的印象?原因之一是得不到理解关注,心理压力太大,看不到爱情前景,有的人就会麻醉自己,放纵自己,趁青春玩一把。如果同性恋和异性恋待遇一样,许多人恋爱还是愿意征求长辈意见的。我劝Z女士和女儿开诚布公谈心,让女儿找个好女孩做伴侣,这不就等于有两个女儿了吗?我还说你我同在广州,可以见面进一步交谈啊。此时Z女士再次强调,我对同性恋是抗拒的,不接受的。至于是否愿意面谈她没有表态。我觉出她心理负担还很重,不可能这么快想通。道理其实很浅显,放到儿女身上是否适用,只有自己去衡量了。


    小溪请我提供一些有助于父母接受子女的资料,我找了若干篇给她发去:

    1)我的孩子是同志(《心理月刊》)2)我女儿是同性恋者(香港星之父)3)拉拉们在寻找爱的出路(阿坚博文)4)如果你爱孩子就不会让他受到伤害(阿坚博文)5)写给父母的问答(多人编译)6)为了心中的彩虹(阿坚博文)7)心理学专家丛中谈同性恋 8)勇气源于爱(阿坚博文)


    一般来说,同性恋者从认同自己,到向父母出柜,再到被父母接受,要经历相当长的时间。小溪在来信中说:“我告诉自己首先要坚定坚强。”这是出柜成功极为重要的因素。我之所以发表这么长一篇博文,也是为了供有需要的朋友参考。愿你们和父母沟通顺利,出柜成功。



写于2008年9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