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弟弟在哥哥离世后才知他是同性恋

弟弟在哥哥离世后才知他是同性恋

2021-05-08
384

微信图片_20210508114356.jpg

□ 作者:吴幼坚(本文摘自三色堇吴幼坚的博客,写于20年8月2日)






图片

11年前照片:男同阿力2009年3月1日从外地来广州参加聚会时,给初次见面的吴幼坚送上的百合花。


我在豆瓣读书开了《彩虹》条目,已有近百位读者发表短评或书评,还给《彩虹》打分。其中网名“摸啊摸”的读者写道:“行文没有写作技巧读来也确实无诗意,甚至有些描述琐屑,但很真实,不污名化也没有刻意拔高,他们也只是普通人。”我觉得评价恰当,性少数人士确实只是普通人,与异性恋同样感受喜怒哀乐、经历生老病死。但不得不承认,由于社会大众不理解、家人朋友不接纳,LGBT成员感觉生存空间窄仄,有轻生念头、行动者比例高于异性恋。我了解到若干实例,其中阿力已离世几年,具体情况不明。他曾以网名“刘公子”开博客微博,与我网上线下有联系。2013年4月28日,我在东莞举办公益讲座,他并未报名却突然来到,和我打招呼后就找地方坐下。那次他显得又黑又瘦,既没与我合影,也不参加大合影和聚餐,讲座结束就离开了。认得他的人说,看他像有病的样子。我那些年非常忙,事后也没顾得上询问。


2015年7月15日,阿力发私信:“您还有我们以前拍的照片吗?”我正在大理休假,回复刚找到2009年5月1日小洲村活动博文,但照片中没有他背影,正面的更没有,原图当年已发给他,我就没保留了。他:“真遗憾,我一直想联系您,但是弄丢了您的座机号码,麻烦您再给我发一个。”我:“我不用手机,座机也甚少对外,我不在电脑旁就联系不上,我开电脑的话谁都可发私信联系,记者们也一样,还是发私信吧,我经常看的。”


2016年3月5日,接微博私信:“老师,打扰了!其实这账号的主人已经离开了,我是他的亲兄弟,只是想了解一下他的过去。他是同志我也是在他离开后才得知,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了解多一点与他有关的事情,我觉得我亏欠得太多太多了,如果不方便透露也不必勉强!万分感谢。”我即复:“你说他已经离开是什么意思?发生了怎样的情况?你本人在哪里工作?如果方便来广州见面交流也行,我尽可能说说。”我一直没等到下文。


“刘公子”微博已删得一干二净,不知是否本人离世前删除。签名处留下两字:“谢谢”。


图片


2013年4月28日吴幼坚在东莞举办公益讲座,阿力专程出席倾听,但没参加合影和聚餐。


我查看旧文,2009年3月7日记下与他有关的内容——


3月1日,我和八个孩子相聚于周姨饭店。有四位与我第一次见面,从外地赶来的阿力是其中一个。他献给我一大把百合花,然后与八个陌生人共进午餐。他第一封信是2月26日发来的。


他 阿坚妈妈:祝一切安好!昨晚打您的热线电话一直占线,很想和您聊聊,哪怕聊几句也好。知道您是在第一次上“朋友别哭”的网站(不记得是哪一年了),看了关于您的报道,当时心里真替您儿子高兴,有您这样一位开明的母亲。时至今日,看着您的博客,知道您儿子和您的家人朋友都那么的和谐开心,真的十分羡慕。再次祝您和您的家人安康!


第一次写信给您。先说说我自己吧:我属☆,今年☆岁了,广东☆☆人,名叫☆☆☆,您也可以叫我阿力,来自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一弟。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与别的男孩子不同,我喜欢男孩!后来有机会离开家乡到广州上学,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叫同性恋,叫gay。也慢慢地通过网络了解到更多有关同性恋的知识和事物。参加工作后,有了第一个BF……曾经听一位gay朋友说过:哪个gay没有三五个BF。也许有些人一直在不停地更换中也没有找到一位自己的真命天子。不知道是否真的如此?


妈妈每次打电话都会问及婚姻大事,一次次用不同的话题说服妈妈,心中的痛永远无法抹去,无法给妈妈一个她想要的完整的儿子!也曾经不止一次在和妈妈的谈话中想到过出柜,但想到妈妈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她能接受得了吗?也许不婚还会让她心里更舒服一点,相比之下吧。


阿坚妈妈,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我也知道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同志称您为妈妈,我们都希望有这么一位爱我们的妈妈,可以和我们一起分享那些世人难以接受的故事……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写着这封信的时候一直是心情激动、兴奋,感觉就像和妈妈出柜了一样,这是我除了和BF以外的人如此坦言自己的性取向,以前一直都很拒绝承认自己是同志,尽管知道自己的骨子里无法改变。想想还是欣然接受自己吧!很期待能有机会见到您和参加你们的聚会,我本周日会回广州一趟办事,如方便,望能有机会拜会您。再次祝您身健安康!问候您的家人!


 周日中午我和广州一对同志情侣、两三位拉拉(他们互相熟悉),在东湖公园北门右侧的周姨湛江鸡饭店吃饭。刚和他们落实,说如果你不介意就“相请不如偶遇”,一道和我吃饭聊天,省下我一些时间,你们也可以互相鼓励。你们AA制请我,不要推让。彼此不必说出真实姓名单位,义工们也如此,都理解的。不知你时间是否可以?中午12点前到达饭店3楼,找亲友会订的房间。


 阿坚妈妈好!时间应该可以赶得及,但是我担心自己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不知要谈什么话题,怕搞得你们冷场。而且心里多少有点紧张。呵呵!对于妈妈您,我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在您面前我可以做到最OPEN,做一个真正的我!


 没有多少个人,也不可能冷场的。都像你一样期待和我交流啊。到时见吧!


图片阿坚我在讲座上举东莞男同阿铃实例谈出柜。


聚会后阿力与我通信——


 妈妈:很高兴见面,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知道您很忙,看了来信不回也没关系,实在要回的话顶多批个“已阅”就可以了……呵呵!很感激您贴心地陪着我走,您转身的那一抹充满舔犊情深的目光让我想起了妈妈,在朦胧的泪光中不敢多看您,我怕会被您的目光带走……但也在心里小乐一下:如果我妈妈也这样就好了!嘻嘻……您今晚又要接热线了,最好可以把时间改为12点前结束吧,过了12点就过了最佳的休息时间了,年轻人尚且吃不消,何况您已过花甲之年了。不写太多了,我会在我的博客里写下我们每一次的相会,我申请加您为好友了哦!妈妈,记得早点休息,明天再睡个大懒觉也没关系!


 我把你送的百合花照下来了,将会发上博客,让更多人欣赏它的美丽,更让它的花语被记住:“幸福将会重来。”这是欧洲花语,与中国百姓所知的“百年好合”不太一样。结婚一般被认为是喜事,可是若被迫与自己不爱的人结婚,哪来“好合”呢,别说百年了,一年半载也难和谐相处啊。许多同性恋者却已经或将要这样做。他(她)往往是被迫的,但试问一个成年人在当今社会,自己绝不愿做的事有谁能迫你去做?说到底还是心里缺乏勇气。你的好友邀请我会接受,我也希望你加入亲友会义工队伍。另外,尽量多来参加活动,认识朋友,最好找到合适的伴侣,坚定地过夫夫生活。我无法早休息,忙不过来哦。不过我会注意劳逸结合的,放心。明天我要去跳舞,否则体力会下降。


 妈妈!请您不要这么快回信,回得这么快,不用想都知道您又在对着电脑忙碌。心痛!我知道您的心。都说了,您不回信都没关系的!您想说的我都明白,都知道!真的真的不要太操劳,您可是我们的主心骨啊!问候郑爸爸!!


我2009年3月7日博文结尾写道:“从阿力信中看出他心情轻快多了。他已申请成为亲友会义工,将专程来广州出席三八节座谈。他送我的百合清香阵阵满室弥漫,希望更多孩子像阿力那样憧憬幸福!”11年后的我还在做彩虹公益,而阿力已离开这世界。我没能留住他,也没留下照片,但会记得他——刘公子——阿力。


图片

阿坚我在讲座上举东莞男同卡卡实例谈出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