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公益,延展了生命的边界

公益,延展了生命的边界

2021-05-08
97

“你知道咱孩子是同性恋吗?”


春风妈妈当时停顿了下,她想起了曾经看过儿子高中时候写的书信,之后说“我可能早就知道了”。

 

2014年7月,春风妈妈的老公发现了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他当时气急败坏的说“这简直是反人类,太丢人了!”春风妈妈当时只能安慰老公说“可能只是心理问题吧”。之后她便开始了在网上查阅资料,想着能查到方法扭转或治疗孩子的性倾向,当时看到了一篇凤凰网的报道,内容是同性恋亲友会组织的青岛同志亲友恳谈会的故事。就这样她联系上了其中一位亲友会的家长志愿者,紧接着就进入了家长群,在群里见到了和自己同样身份的家长,看了其他家长推荐的电影《天佑鲍比》,了解到了同性恋的相关知识,春风妈妈感觉自己没有那么沮丧和孤独了。

 

当年10月,亲友会在济南组织了线下活动,在其他家长的热情邀请下,春风妈妈第一次去参加了活动。她说当时非常担心,怕遇见熟人,最终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去参加。在那次活动中,春风妈妈看到一屋子坐满了人,他们都是同志和同志家长,他们有不同的年龄、性别、职业与阶层,她被震撼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境,春风妈妈说“我自己骨子里是向上向好的,看到其他家长都能接纳孩子,我觉得我也可以”,这样的活动唤起了春风妈妈内心的激情。

 

图片
春风妈妈在山东大学课堂分享同志知识



“我们已经接受了孩子,你为什么不能老实的过日子?”


参加完那次线下活动后,春风妈妈给孩子发了条微信“我们知道你是同性恋了,也知道无法改变,我们都接受了。这么多年没有陪伴你,你受苦了”。春风妈妈没想到儿子收到短信后并不开心,她说她这种向孩子出柜的方式,仿佛让儿子感觉自己被扒光看透了,这也打破了儿子原有的人生规划,比如当时儿子想形婚,儿子说“原本觉得这一生都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件事,不想让二老增加负担”。

 

春风妈妈说出柜前和儿子的关系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是疏离,出柜后变成了对抗。

 

春风妈妈在那次活动后,开始尝试分享自己的故事帮助更多的家长,她成为了一名同志公益的家长志愿者。春风妈妈觉得做志愿者丰富了她的退休生活,也让她在做这样有意义的事情时候油然而生一种价值感。然而起初老公和儿子不仅不这么认为,还非常反对她参与公益。儿子认为她在消费自己,也担心妈妈把自己出柜了。老公生气的时候会说“咱们已经接受了,你为什么不能老实过日子?我看你抛头露面就是为了满足你的自恋”。

 

图片
春风妈妈在谷歌公司分享中国性少数公益,侵删


“妈,你是不是今晚直播啊?”


2017年春风妈妈带着儿子去参加了从上海出发的彩虹邮轮游,这艘开往日本的邮轮承载着1200多名性少数及亲友。春风妈妈的儿子在邮轮活动中看到了忙碌中的志愿者洋溢着阳光般的感觉,他的想法发生了改变,从那次活动后开始支持春风妈妈参与公益了。

 

谈起亲子关系变化的过程,春风妈妈说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一方面儿子看到自己在社群中被认可;另一方面自己在参与公益后也在学习心理学,自己和儿子沟通方式的改变,儿子是能感受到的。

 

“妈,你今晚是不是直播啊?”

春风妈妈说儿子现在会提醒我直播,也会在我接听热线和直播时候帮我倒水。

 

2019年6月是亲友会第二次彩虹邮轮活动,这次从深圳出发去往越南。这次活动春风妈妈身边的人由儿子变成了老公。


恳谈会开幕式开始前,春风妈妈老公对她说“你去吧,我就在房间里坐着”。最后春风妈妈还是硬把他拉到了现场,他们坐在了剧场的最后一排。谈到这些经历,春风妈妈笑着说“我参加公益,他一开始反对,后来默认,在活动时候也会接送我,但心里还是抵触。这次邮轮活动四天过去,到了闭幕式,我们就坐在了第一排”,春风爸爸在看到曾登上美国时代周刊杂志年度百大影响力人物的Evan Wolfson演讲的时候,他看到了亲友会的影响力,当演讲到高潮时候,他把手举过头顶大声的鼓掌。闭幕式最后的全场合唱《勇气》的时候,他感动的落泪了,并对春风妈妈说“我好想上台去抱抱这些孩子们”。后来碰巧在电梯间又遇到了这几个同志,他上去抱了抱他们。

 

春风妈妈说这些和家人关系改变的故事,是她在参与公益中经历的最感动的事。儿子还成为了亲友会的月捐人,还帮助她宣传筹款活动。老公也帮忙一起做家宴和捐款。家人从反对到支持,给了她继续参与下去的力量。

 

图片

春风妈妈在济南某次心理咨询大会上为心理咨询师分享故事



公益不是一帆风顺,也曾迷茫与困惑


2014年年底,亲友会为了更好的开展服务,开始在不同城市建立当地化的志愿者团队。工作人员鼓励春风妈妈在济南建立志愿者团队,但春风妈妈有些畏难,毕竟发展团队对于一个妈妈来说可不简单,自己也没有完全出柜。直到2015年年底她觉得时机好像成熟了,一方面有了更多志愿者愿意参与,另一方面随着她公益经验的积累,她更自信了。之后她顺利的召集成立了济南分会,2016年里办成了几次大活动,受到了社群内外的广泛认可。

 

然而发展组织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随着团队壮大,团队内部出现了无法避免的张力,致使有些骨干志愿者不再活跃,有些志愿者开始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春风妈妈说“2017年做99公益日筹备的时候,非常的艰难,除了筹款本身是公益最困难的一环外,团队内部还有3个反对筹款的志愿者在社群内部抹黑机构,光是和他们沟通就消耗了非常大的能量”。

 

春风妈妈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她看着济南分会开始走下坡路,她非常不甘心。她说回头看那个时候,自己内心是有冲突的,会对志愿者有控制欲和急躁的情绪。同时也看不到求助者的快速改变,很多时候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价值感。

 

如今她在公益路上已摸爬滚打5年多,经历了最初的激情期,也走过了迷茫困惑期,也能理解不同志愿者在不同阶段的需求。看过了太多人来人往,唯有不变的是还在坚持自己与一颗初心。

 

图片

在大明湖向路人发放《认识同志》手册



公益,延展了生命的边界


随着疫情缓解,春风妈妈开始了筹备家宴活动,她想通过邀请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饭的方式为亲友会筹集明年的活动经费。能或多或少参与同志公益的志愿者已经是社群中的少数,愿意开放自己的朋友圈为公益筹款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春风妈妈回忆起第一次筹款的时候“那感觉就像是乞讨,感觉欠了很多人人情”。后来在听到了更多善于筹款的伙伴分享后,她才逐渐放下了心态,觉得筹款是为更多人提供一种参与公益的机会。回想起2016年与2017年99公益日,春风妈妈说感觉自己像是被掏空了,99公益一结束,自己一个月内都不想再去看微信。

 

说起做家宴筹款,2017年的时候,春风妈妈还很担心陌生人来家里,如今她已经愿意敞开家门,她觉得陌生人愿意捐款支持自己,其实是对自己的信任,自己又怎么能不信任他人呢?她觉得这些改变都是自己内心的成长,这是公益带给自己的收获。除了内心的成长,她也因为公益认识了原本生活中认识不到的有理想、有能力与有社会地位的朋友,这其中有大学教授、企业家等。公益延展了她生命的边界,让人生体验更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