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说不行了的老公黑夜里暴露了大秘密

说不行了的老公黑夜里暴露了大秘密

2021-05-07
493

说不行了的老公黑夜里暴露了大秘密

1

文群终于下决心为她的第一次婚姻划上句号。离婚的决定她思考了整整一年,为了给8岁的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她总是劝自己,“就这样忍着过一辈子算了”,可是,33岁的文群“真的忍不下去了,一想起未来的日子还那么长,就心里发慌”。


拿到离婚证后,前夫赶着回去上班了,看上去,步伐都轻快了许多。今后女儿要跟爸爸一起生活,想起女儿疏于照顾,“那脏兮兮的样子”,文群就鼻头发酸,她跑到民政局对面的那棵水杉树旁,“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2

自从结婚开始,文群就觉得“那个男人”有点不大对劲,可是又找不到原因。她喜欢称前夫为“那个男人”,一起生活近九年,她发现对曾被自己称为“老公”的人那么陌生。


直到过年前的一个晚上,偶然间,她发现了纠结自己近十年的“那个男人”的秘密,她说,“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文群家只有一台电脑,平时男人跟她争着用,那天晚上,他却对文群说,“你先用吧,我晚一点再用。”文群觉得他有些不对劲。不到10点,她就早早睡下了,“那个男人”接着用。电脑放在与卧室相连的小书房里,他进去后掩上门,拉上了窗帘。


文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想弄清楚他为什么今晚这么反常,她假装睡着,过了约15分钟,悄悄探起身,透过窗帘的缝隙,她看到书房里有一个身影在晃动,忽闪忽闪的。 她越发好奇,轻轻下床,躲在黑暗的卧房里,像一个侦查兵,透过门缝注视着书房里的一切,她看到“那个男人”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物,亢奋着,对着屏幕不停的扭动身体,男人特有的那个“东西”青筋暴露,面目狰狞。


文群非常生气,几年来,男人都对她说自己“不行了”,每次文群想行一次夫妻之实,他总是用累了、身体不好、工作忙来打发她,很多个夜晚她是听着时钟的滴答声垂泪捱过,她骂自己“下贱”,本来是件快乐事,自己却像是在乞讨,“一个女人的自尊都没有了。”这些年,文群变得有些自卑,她以为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让他对自己没有兴致。而现在的亲眼所见,显示他一切正常,分明是撒谎。




3

那一刻,愤怒和惊奇占据了文群的大脑,她真想冲进去,“看看那个狐狸精是谁?”,她早就猜测有个“狐狸精”在破坏她的生活,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为了找证据,她好几次跟踪他到健身房,并在楼下蹲守,发现,他健完身都是跟一个男人出来,并没有女人,她才放心而归。


文群又有些犹豫,“一旦冲进去,撕破了脸皮,这个家也就完了。”要是不进去,什么时候能抓到“现行”呢?这可是她留意了很久的一个机会啊!


黑暗中,她拷问了自己足有十分钟,进去还是不进去?最后,愤怒和激动占据了上风,她重重的推门而入。


“那个男人”还沉浸在兴奋中,对突入其来的变故失去了应有的反应,过了几秒钟才惊慌失措的想起去关视频,屏幕上另一个男人显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多么尴尬的事,他还在抖动着自己亢奋的身体,喉咙里发出男人特有的,粗重的喘息。


文群看地一清二楚。她因激动和紧张涨红着脸,双拳紧握着,质问不知是因羞愧还是紧张也满脸通红的男人,“你说啊,这是为什么?对方还是个男人,你总该有个解释吧?”


“这......就是个游戏......网络游戏,现在网上很多的......”男人有些语无伦次。


“你当我是傻子啊,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游戏?”


“你小声点,不要惊动了邻居。”在经历了当初的惊慌之后,男人恢复了些许平静,面子和名声重又占据了他思维的至高点。


那一夜,他们睡在一张床上,文群哭了一夜,伴着她的是男人不停的叹气声。


第二天一大早男人就走了,出了门又折回来,跟文群说了一句“不管我们以后怎么样,你一定要为我保密。”文群没好气的说:“你还知道要脸啦。”




4

那天起,文群搬回了娘家住。文群承认,对于同性恋,之前她一无所知,跟小城里生活的大多数人一样,她以为那是外国才有的事。发现自己枕边睡了九年的男人是同性恋者,她开始面对现实,上网查关于同性恋的资料,向同性恋或者了解同性恋的人咨询。


“性倾向可以改变吗?”


“我女儿会遗传吗?”


“他是不是被人带坏的?”她不停的问,问不同的人,遇到网络上有人跟她说性倾向可以改变,她又开始憧憬着拯救婚姻。一年来,她反反复复,一想起女儿未来的生活,又开始犹豫,“我总觉得离婚对不起女儿。。。”


再看看自己过早逝去的容颜,决心又陡然坚定起来。她说,过去的九年里,她从未从“那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一丝爱意。


她感叹对那个男人“真是看走了眼”,十年前,当她与他恋爱的时候,收获一片赞扬,那个长相出众、略显内向看上去很老实,又很会来事的男人,得到文群家人的一致好评,就连几岁的小侄子都说“好喜欢姑父”,文群自己也沾沾自喜,恋爱的一年多里,那个男人很少对她“动手动脚”,恋人间的亲密举动几乎都很少有,这让思想传统而保守的文群很满意,“我以为找到了精品,哪里想他的心思不在女人身上?”


现在,文群还住在父母家,她说,幸好有父母陪伴度过这段灰暗的日子。


心情好的时候,文群开始展望自己的未来,她渴望早点开始人生的第二春。她说,三十多岁的女人,青春不多了!

( 保护当事人隐私,文群为化名)

偏见和歧视是罪魁祸首

文群通过搜索“同性恋”信息找到我的博客,并主动联系了我,有一个月时间,她几乎每晚都给我打电话,说她的故事,问我她该怎么办?她说身边人不方便说。


有时候,她头天告诉我决定要离婚了,第二天,又说为了女儿,就这样过一辈子算了。她说在小城生活,离婚仍被人指指点点,走出不幸的婚姻,需要极大的勇气。


跟文群一样给我写信的嫁给同性恋者的女性还有很多,她们在结婚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喜欢同性,当带着憧憬欢天喜地的走进婚姻,却要在某个时刻面对一个冰冷的事实,她们爱的人根本就不爱自己。文群花了10年,才了解到真相,而向我求助的另一位女性,却花了19年(明天推出),因为老公忘记关电脑,才偶然了解到丈夫是同性恋者,她至今没有走出婚姻。她说,这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了。


有学者调查称,因为传统观念和一些人对同性恋人群存有偏见,中国的同性恋者约有八成会走进异性婚姻,用婚姻来掩护自己的性倾向。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可能会更高。据估算,像文群一样的“同妻”在中国超过1600万。她们婚后,长期被丈夫冷漠,生理和心理遭受双重伤害,一位叫小文的求助者说,知道丈夫是同性恋者后,她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并实施过一次自杀行为。


如果我们把“同妻”遭受的痛苦都归结为与她们结婚的同性恋者,板子未免打错了地方,事实上很多已婚的同性恋者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一位来自河北的45岁的已婚同性恋者告诉我,他心里装着一个梦想,能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跟一个男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他空虚和烦闷的时候,他总是把这个梦想翻出来,“靠想像来愉悦自己,打发残酷的人生。”他说,在农村,同性恋被看成是歪门邪道,跟异性结婚才被认为是正常的、正确的选择。


“同妻”的痛苦,当然有某些同性恋者缺少担当的原因,而更多的原因还是社会歧视。


正如,去年冬天,几位“同妻”在写给第三届同性恋亲友恳谈会的公开信中说: “如果我们不改变对同性恋人群的偏见和歧视,那么,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女子都有可能成为这1600万中的一员。同志可能是你的儿子,同妻就有可能是你的女儿、姐姐、妹妹、或者亲朋好友。”


摒弃偏见,这个社会才会多一丝爱和温暖。